当前位置: 邵武新闻网手机版 > 教育 >

教育机构“跑路”家长买单

2019-09-02 09:06 - 查看:
在刚建的维权群里,张晶发现,对朗恩儿童美语的突然关门,其他家长和她一样感到非常意外。 因超强台风利奇马来袭,本周六周日停课2天,课程正常顺延。8月9日晚上8点多,张晶看

  在刚建的维权群里,张晶发现,对朗恩儿童美语的突然关门,其他家长和她一样感到非常意外。

  “因超强台风利奇马来袭,本周六周日停课2天,课程正常顺延。”8月9日晚上8点多,张晶看到朗恩儿童美语黄浦店(下文朗恩儿童美语皆表示朗恩儿童美语黄浦店)的老师在微信群里向学生家长们发布“紧急停课通知”。

  看到这条消息,张晶并未多想。受台风利奇马影响,当天上海已经开始降雨,大量航班也因此停飞。

  张晶的孩子现在4岁,去年在朗恩儿童美语花了14800元,给孩子报了一年的英语课。每周上两次课,共96个课时。在这个暑假,又给孩子报了一个英文托管班,8周时间,共11360元。

  11日晚上,张晶收到了其他家长发来的一张图片,图片拍的是警察接受报警的回执单。这时候,张晶才知道朗恩儿童美语的外教老师工资没有按期发,负责人也联系不上。等老师们去办公室的时候,才发现合同和备用金都不翼而飞,所以报了警。

  张晶这才意识到,朗恩儿童美语的老板可能已经“跑路”了,因台风停课看起来只是一个幌子。当张晶和一些家长到门店查看时,发现门店大门已紧闭, 门上贴着“由于公司经营不善,暂停营业,公司将进入清算程序”的告示。

  说起来,张晶之所以选择朗恩儿童美语主要是离家近,另外她此前也做过考察,觉得朗恩的口碑不错,相比于在线少儿英语,她认为线下小班更能引起孩子的学习兴趣。但没有想到还差一个月课时没上,朗恩儿童美语竟然倒闭了。家长们组建了维权群,张晶也被拉了进去,陆陆续续不断有人进群,人数达400多人。后经过统计,家长们的损失金额超过230万元。

  在进一步调查中,张晶发现,朗恩儿童美语根本没有办学资质,属于非法办学。就在朗恩儿童美语关门前的10天,位于苏州的朗恩总部突然在其官网上发布公告称,由于朗恩儿童美语没有办学资质,终止与朗恩儿童美语签署的协议,撇清了与它的关系。

  张晶和家长们已报案,但因此事属于合同纠纷,警方不予立案。由于涉及的家长众多,影响恶劣,目前市场监管局和教育局已介入此事,但还是建议家长通过司法途径进一步维权。

  当下张晶和家长们已经在找律师,但因为单个合同的金额小,维权十分困难,追回学费的希望渺茫。

  “跑路年年有,今年格外多”,从1月开始,突然关门,陷入“跑路”疑云的教育机构一家接着一家。

  1月,早教机构培正逗点因为融资不顺,导致资金链断裂,多家门店关闭;3月,高冠教育老板跑路,五个校区关门;5月,巧恩儿童美语短时间关闭了所有门店;7月,凯瑞宝贝多家门店关闭......

  根据亿欧教育统计,截止8月29日,今年跑路和突然闭店的教育机构超过20家,遍布北上广深,其中,上海的少儿英语和幼教机构成为重灾区。这些突然关店的机构中不乏老牌的教育机构,比如成立于2008年的凯瑞宝贝。

  这些教育机构往往是“突然”关门,关门前一天可能还在正常招生和上课。由于没有明显的征兆,当家长们发现时,往往不知所措。

  很多家长反映,在机构突然“跑路”或关门前,他们接到了销售的电话,称最近有促销和优惠,以此“套路”家长们续费。一家长就表示,在巧恩儿童美语销售的说服下,在4月花了接近2万元,续费了一年的课程,但续费后不久,5月就发生了“跑路”的事情,这让她感受到被欺骗了。

  甚至有的机构可能是二次“跑路”了。3月,高冠教育的老板姜志伟,被员工发现跑路,早在2014年,姜志伟创办的精上教育就曾关门,陷入法律纠纷后通过把股权0元转让给别人的方式,逃脱了工商的黑名单。不久后,改头换面又创办了高冠教育。

  教育机构“跑路”的事件频发,法院受理的案件数量也直线飙升。一个上海法官就向亿欧教育表示,最近一个月他们受理了200多起和教育机构“跑路”相关的纠纷。

  教育机构大部分是预收学费,现金流总体较好,今年为什么会出现这么多“跑路”或关店的事件呢?亿欧教育还发现,在“跑路”或关门的21家机构里,早教、幼托领域的机构居多。

  “很多机构把预收款当做收入,拿着预收款盲目的扩张,这是导致机构资金链断裂的重要原因。”新东方在线的用户运营中心主任朱兆伟向亿欧教育表示。

  “只有一家店的机构很少会倒闭,而最容易资金链断裂的往往是3-5家店的机构”,言小咖创始人杨垒最近写的文章指出,“很多机构的创始人是老师出身创业,并不具备企业管理能力,商业模式还没有计算清楚就盲目上马。把预收款当成收入,做出一点成绩就沾沾自喜,开始扩张开分校。当招生不顺利时,就增加市场投放、增加招生人员、提高招生人员的奖金和提成,而实际这样的做法无异于饮鸩止渴,招生越多,成本越高。因为模式不符合商业规律,倒闭只是迟早的事情。”

  另外值得关注的是,为什么早教和幼托会成为关店和跑路的“重灾区”?樂陪托育的创始人张弛向亿欧教育表示,“幼托行业处于早期,还在培育市场。很多机构拿到预收款后,盲目开新的门店,试图抢占市场份额。但门店的前期投入和运营成本都很高,一旦招生不利,资金链很容易断裂。而且资金窟窿很难补上,只能关店或跑路”。

  上海市妇联就曾算过一笔账:托育机构的房租和人力成本两项支出,已占运营总成本的70%-80%以上,开办前两年亏损情况较常见,一般4-5年后才能盈利,产出投入比和利润率较低。

  亿欧教育发现,像凯瑞宝贝这样的连锁店,一旦发生门店突然关门的事情,往往会引发连锁反应,导致其他门店的会员大量退费,最后导致企业倒闭,甚至是“跑路”。

  张弛还补充到,政策也是导致众多上海早教和幼托机构关门的原因之一。在上海出台幼托的规范后,实际上提高了托育机构的准入门槛。很多门店并不符合场地要求,也没有获得资质,属于非法运营。凯瑞宝贝发生多家门店关闭的事情前,位于嘉定区的一家门店就曾因为资质问题被查处。

  品牌方对加盟店审核和管理不严,加盟店过于“唯利是图”,也加大了机构的跑路风险。一些加盟店跑路后,因品牌方和加盟店此前有签署免责条款,往往品牌方一纸公告,就撇清了和加盟店的关系,导致追责也非常困难。

  除了经营不善和资质问题外,也存在部分机构利用监管和法律上的漏洞,通过“跑路”的方式来骗钱。当家长意识到受骗后,机构负责人早已携款“失联”。

  教育机构突然关店、跑路的事情屡屡发生,严重损害了家长的权益,也影响了社会的和谐稳定。

  为了保护消费者权益,去年八月,国务院办公厅就下发了《关于规范校外培训机构发展的意见》,其中明确规定“不得一次性收取时间跨度超过3个月的费用”。但目前仍有很多机构一次性收取半年甚至多年学费,这让消费者承担了极大的风险。

  为了保障师生合法权益,防止机构携款逃跑引发群体性事件,福建近日发布文件要求各地探索建立风险基金制度,校外培训机构按学费收入的一定比例提取,主要用于出现风险时,退还学生学费、补发教师工资、偿还债务等支出。

  在政府加强监管的同时,家长们在给孩子选择教育机构时,也要擦亮眼睛。首先,报名前一定要查看机构是否有相关的资质;其次,尽量避免预付长时间的学费,机构借打折和优惠的名义让家长预付1年甚至更多学费时要谨慎。最后,一定要签署正规的合同,保留好相关收据和发票,避免在遇到纠纷时,缺失重要的证据。

  其实最重要的是,教育机构本身要踏踏实实做好教育。教育是一个慢行业,要尊重教育原则和商业规律,但有些教育机构的创始人总是想投机取巧,挪用预付款,玩资本游戏,盲目扩张。当机构出现危机的时候,“一走了之”。

  某知名教育投资人对亿欧教育表示,今年下半年,教育行业的情况不会有太大的改善,融资难、监管严格依旧会持续下去。预计因为经营不善,跑路和突然关店的事件还将在全国不断“上演”。

  张晶和其他家长们还在等待相关部门的消息,尽管知道学费已很难追回,集体维权的过程也困难重重,但她们还在坚持……